更开放   更紧密  更具影响力
                                                                                                                                          《民航管理》杂志社旗下网站

                                                                                                                                          谈民航企业承包制的改革与完善

                                                                                                                                          2010-11-9 15:47:48 《民航管理》1996年第3期 周峰 阅读:

                                                                                                                                                 承包经营责任制作为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这种国有企业改革基本思路的集中反映,对于我国生产力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是我国国有企业改革历程中的重要一步。

                                                                                                                                                 民航华东管理局由于完善和改革了承包机制,对企业生产和效益的提高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然而,随着改革的深入都出现了不少新问题,尤其是经济效益难以继续提高。这就要求我们对承包经营责任制要深入进行研究。

                                                                                                                                                 一,承包责任制本身的先天缺陷

                                                                                                                                                 在实施承包制初期,相当多的人把这项改革乐观地视为实现国有制与商品经济特有的市场机制兼容的最优方案。然而,由于承包制并未触动传统产权制度,企业的产权界区含糊,利益不独立从而未能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两权分离的承包制改革思路所包含的难以消除的矛盾正渐渐成为阻滞市场经济发展的障碍。

                                                                                                                                                 第一,承包制的特征不利于企业进入市场。承包制的政策目标的出发点是用收益分成办法激励企业完成财务指标。一般是包死基数,超收全留。同时,由于每个职工的物质利益都同企业的经济效益和长远发展挂起钩来,能使职工正确对待积累和消费,关心企业效益的提高。然而,难以逾越的难点的承包基数从何而来?一般而言,承包指标产生于企业和上级部门的谈判,其基数的确定在很大程度上受双方的讨价还价的影响,最终以上级拍板而定。由于政企间的行政隶属关系,使承包欲使企业进入市场展开竞争的体制失去了最重要和最关键的前提假设。由于承包制的基数确定的非科学性,使得一些企业得益于非效率竞争的超收,对落后企业提供了保护。

                                                                                                                                                 第二,承包制环境的适应性差,无法适应优化结构和外部环境多变的要求。当承包协议一经签订,当然要朝合同设计者的预定目标前进,但一旦外部环境有变,则原合同中的某些内容可能会变得不合理,倘若不对合同进行调整,其中一方就会有损失,并引起新的不平衡。例如管理局在1994年的承包设计中,由于预计和实际的差异太大,使得某亏损省局在承包兑现中人均所得工资含量大于某些人均创利几万的省局。这不能不说是承包制的尴尬。

                                                                                                                                                 此外,企业行为的长期性与承包制的短期性的矛盾也难以克服,短期行为不消除,就有可能出现经济学家尔涉扬所说的状况:保障一个人对一块不毛之地的所有权,他会把它变成花园;如果与他订立租用花园的合同,他会使它变成不毛之地。

                                                                                                                                                 二、承包制中“企业留利”的缺位,严重影响了企业的创利动机

                                                                                                                                                 工效挂钩是承包制中的一种较高的形式。而承包制最初和本质意义,并不仅仅体现在企业效益与职工工资的挂钩上,企业更关心的是利润超承包指标后的留用部分。根据承包制的一般做法是包死基数(或环比),超收全留,其留利分割成生产发展基金、福利基金和奖励基金。会计制度改革后,奖金可直接进入成本,生产基金和福利基金相当于目前留存收益中的公积金和公益金。

                                                                                                                                                 公积金和公益金为所有者权益的一部分(同时亦为法人财产权),作为企业的资金存量的很大一部分,其留用数量的多少,直接影响企业的生产规模,影响企业适应市场变化的能力,影响企业承担风险的能力和调整力度,影响企业职工福利的增长。资金是企业一切经营活动的血液,也是企业赖以生存的根本。从历史上看,各省局生产发展基金和流动资金的补充极为有限,因此,公积金和公益金的留存显得十分重要。

                                                                                                                                                 从理论上讲,企业要超收,就得不断追求企业发展,努力提高经济效益,把留利的大部分用于技术改造和扩大再生产,这样,反复循环形成机制。然而,承包至今,利润的承包基数和利润分配形式尚未确定过,企业财务基本还处于传统的统收统支的作法。在强调效率优先的今天,它在很大程度上挫伤了企业创利的积极性。

                                                                                                                                                 因为作为企业,其根本目标是利润的最大化和财富的最大化。而承包制的落脚点也是给企业创造一种能提高经济效益的体制。企业“留利”的不确定性,无疑使承包制变得苍白无力。

                                                                                                                                          标签:
                                                                                                                                          相关新闻:
                                                                                                                                          最新期刊: